「冬天干什么赚钱」三个小人物故事里的社区团购:“风口”未亡时

2020-06-19 16:01 评论 0 条

  新一批创业公司会比物业管理方更懂社区吗?

  物业小李最近换工作了,从一家国企物业公司(下文简称“A公司”)换到了另外一家。在新单位中,小李负责全国项目和业务的统筹和管理。他猛然发现:自己又回到了上家单位国企式的工作模式里。

  两家公司做的生意,都是围绕物业、社区展开,而另一个共同点是——生意都不尽人意。

  社区的概念由来已久,在资本和创业者们还未发力之前,在这个场景里长久以来一直是物业公司的“天下”。2018年下半年,“社区团购”被机构和创投媒体推上“风口”,多家公司获得大额融资。

  新一批创业公司会比物业管理方更懂社区吗?在社区内推动团购,是否有足够的增长模式支持估值?

  以小李的经历为例,其所在的国企A公司,拥有雄厚的基金支持,但即便如此,由于公司不能扭亏为盈,最终被长时间的亏损拖垮。“每个月亏2亿,已经很保守了。”小李对钛媒体说。

  小李测算,其在A公司工作的三年中,公司累计已支出逾200亿。在集团全资发力下,却没有营收回报。在他离开之前,这家公司已经关闭140家北京物业点,关闭商铺数量占总体的一半左右。在全国范围也已经关闭了大部分的门店。

  然而,在B公司进入“社区团购”后,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愉悦。按照他的描述,这家企业老板又为员工画了个“大饼”。

  按图来看,这家公司希望围绕社区,将业务延伸到了互联网的各个领域。 不过,目前公司实际情况是,连带运营和策划一共八个人。人太少了,有点扯淡。小李对钛媒体透露。

  小李还说,实际上,社区业态内所能开展的业务虽多,但最终能够盈利的很少。

  在两年半的职业生涯里,他目睹了社区商业的各个环节,具体到“社区团购”这个新形态,他个人认为“很难做成”。

  不过,市场上对于社区团购的投资意愿依然在推动这个“风口”。风口能撑到何时?这将直接决定类似小李这样从业者们的职业命运。

  “全民”社区团购

  小李熟知社区“宝妈”群体的重要性。

  由于媒体舆论中将宝妈群体称作“新型KOL”,他拓展业务时,特别尝试过和“宝妈”们接触。不过现实是“对方并不买账”。原因是,物业提供不了足够的服务,所以“宝妈”们不愿意和中介公司分成。

  “我们甚至被认为是皮包公司,没有供应链也没有产品,她们不认。” 小李仍然认为,物业的主营收入是“收物业费”,管理层的思路也可以大致总结成“能赚钱就做,不赚钱就算。”最近,他发现,越来越多的创业公司也开始进驻社区。在社区团购的风口下,是来自不同业态公司的争先恐后。

  “你很难想像,做保洁的公司也要插一杠子。”小李对钛媒体说。

  他在一场行业大会上认识了一家知名创业公司。对方提出,希望租用居民楼负一层某些房间作为仓储和生鲜拣选的物理空间。而其家政公司的保洁阿姨则是充当了“宝妈”的角色,兼任社区配送员。

  但和小李一样的从业者认为,这种模式有点“想当然”——这个生意并不是完全由家政公司说了算的。这样一来,物业、人防等多个部门就要介入,待到那时,是否能够形成经营还是个未知数。

  而从传统业态转型于此的“潜在竞争者”也在发力。据钛媒体了解,类似果多美等线下水果连锁店也在发力社区团购,加群可以享受八折优惠,店员参与运营某种程度上替代了“宝妈”的角色,客户可以通过小程序下单,由商家送货上门。

  国企、创业公司入局已成事实,就钛媒体的观察,除以上二者外,还有一个庞大的“草根群体”被忽略。目前来看,除去一些头部公司,绝大部分社区团购单位更像是一个个星罗棋布的“小作坊”。钛媒体在查阅微信菜单栏后,发现了相当多的社区团购小程序。据一个小程序开发业内人士透露,如今开发小程序的成本极低,在网络上也可以找到开源代码,据钛媒体了解,如今制作一个小程序只需要几千元。

  从这个角度说,由于“社群+小程序”的模式足够简单,吸引了不少人进场追逐。

  除了制作成本,其核心运营人员的素质也有待考究。实际上,据钛媒体了解,以“宝妈”为核心的社区团购模式也并不难。其核心点在于培养出一定数量的人做“团长”,而“团长”的主要工作便是引流和卖货,逻辑极像微商。

  天成资本合伙人陈超阳的一位朋友王然也在做社区团购。

  初期,这个曾发力亲子游的创业者并没有找到变现途径,而如今他的逻辑很简单:“拉群”、“卖货”。